新闻中心

周家口的宣讲拾遗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2018-06-11 12:34:51 
分享到:

王羡荣

昔日,周家口的贫苦市民生活质量不高,为养家糊口忙碌了一天,到傍晚时分,无所事事,常常到街上听人宣讲道德故事,也就是所谓的宣讲拾遗。当时,周家口沙:幽习兜奈幕?、东堤子街、马王庙街,沙:颖卑兜恼虺逅、齐埠口等处,经常举办这样的宣讲活动。有时,同一天晚上竟有三四处同时进行宣讲活动,群众像看大戏一样,既可休闲,又可受到教育。

宣讲拾遗是过去社会上群众进行自我道德教育的一种方式。据介绍,它起源于明末,盛行于清代。那时,群众看不到报纸、电视,听不到广播,也没有公园和商店可逛,文化生活非常贫乏,于是,有文化的人傍晚便坐在家门前与人聊天、讲故事,让大家在欢声笑语中受到启发教育。到了清代,聚在一起休闲的人越来越多,举人、秀才们便自发组织起来为群众宣讲道德故事。他们收集社会上积德行善、教子成名及大逆不孝、打骂公婆等好坏典型事例,经过艺术加工,编成唱词,加上道白,印刷成册,取名为《宣讲拾遗》,并公开发行。宣讲者每到傍晚便在背街十字路口或空地上,搭起一个两米多高的架子,上面放一个案几,两旁悬挂旗子,上书“宣讲拾遗”或“觉世劝民”。案几上放一盏纸罩子油灯,宣讲者站在凳子上看着案上的书照本宣科。台下有两三人作准备,讲一个故事换一个人继续讲,他们不收取任何费用,完全是慈善行为。由于群众对皇帝无限忠诚,视皇帝话语为谕旨,宣讲者便以此对群众进行教育,不断引用皇帝的话语,因此群众也把这种活动叫作“讲圣谕”。再者,当时的群众大多有迷信思想,相信阴曹地府有十殿阎君和牛鬼蛇神等,在阳间作了恶,到了阴间就要上刀山下油锅,宣讲者便以此教育群众行善。

笔者曾收集到周家口文成堂光绪癸未年(1883年)重印的《宣讲拾遗》数本,上书“圣谕一训”“圣谕二训”等。这些小册子为木刻板,宋体字,宣纸印刷。《宣讲拾遗》全套共8册,有40多个故事,约30万字,有“五元哭坟”(继母虐待儿子的故事)、“安安送米”(小姑不贤,唆使母亲虐待嫂嫂的故事)、“异方教子”(教子成名光宗耀祖的故事)、“恶媳必报”等故事。每个故事都有主人公的家庭住址和姓名,真实可信。每册开端都有精选圣训,如“世祖章皇帝圣谕六训”“文昌帝君十则”“武圣帝君十二戒规”等等,内容大同小异,都是教育世人孝敬父母、积德行善的。今选“圣祖仁皇帝圣谕十六条”,以警世人。

第一条:孝父母以重人伦;

第二条:笃宗教以昭和睦;

第三条:和乡党以息争讼;

第四条:重农桑以足衣食;

第五条:尚节俭以利财用;

第六条:隆学校以端正习;

第七条:黜异端以崇正气;

第八条:讲法律以避思顽;

第九条:明礼让以厚风俗;

第十条:务本业以定民心;

第十一条:训子弟以禁非为;

第十二条:息诬告以全善良;

第十三条:戒匿逃以免株连;

第十四条:完钱粮以省催科;

第十五条:联保甲以防盗贼;

第十六条:解仇愤以安身心。

虽然时隔两三百年,时代不同,社会制度各异,但是,当时提倡的内容与现在所倡导的社会道德风尚基本相同。

笔者孩提时代,春夏秋季傍晚经常跟随家人到文化街一家茶馆门前听人“讲圣谕”。当时,附近的群众从四面八方赶来,有的自带板凳,有的席地而坐,有的爬到树上,旁边有卖花生、洋烟、麻花、青果糖、油酥豆、花米团的小贩,场面热闹非凡。宣讲者在台上按照书本,一会儿拉着长腔高唱,一会儿一字一句地道白,声情并茂。当宣讲者讲到父母教子有方,儿子苦读四书,一举得中头名状元时,听众都为之高兴;当听到儿子不孝,挥霍家产,最后饿死在街头时,听众都说其活该;当听到儿媳因打公骂婆,虐待老人,最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时,有的老人联想到自己儿子儿媳不孝,忍不住痛哭流涕。

在那个时代,周家口和其他地区一样,群众自发地通过宣讲拾遗,进行自我教育,填补了官府的教育空白,在社会上无疑起到了良好的教育作用。



[ 责任编辑:李帅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